给太太打call专用,是个废人,请随意取关

店小二与女贼

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。老江湖大多懂得这个道理。

既然学运气练功那么久,自然都是希望有成效的,运气好,还能在一方打遍无敌手,做个潇洒的大侠,护一方黎民,得万众敬仰。再者,若有天资加持,指不定就入了天下的英雄榜,一出手便威震四方,故事被口口相传,血性方刚的少年都以入榜为荣,待字闺中的女儿提起英雄名就羞红了脸,那,才真真在这滚滚万丈红尘之中,踏上了人生巅峰。

 

小二不一样,没有什么远大理想,天分什么的门派什么的,不感兴趣。轻功练到跑的比谁都快,能自保的时候,就抽身而退了。唯一认真拜过的人,是客栈的炒菜师傅。没什么太多巧遇因缘,人活在世上,总要有一技之长才好,那么,最次,肚子也不能饿着,小二就是这样想的。

方圆几里就这么一家客栈,虽然有点面瘫,靠着脑子聪明手脚勤快,在这里打杂,日子倒也过得有滋有味。偶尔店里有侠客起了争执,拉起架势要掀桌打起来的时候,小二便一路小跑,瘫着脸,手一请,“劳驾两位客官在店外比试,里面是吃宿地方,还请见谅。”人家便也识眼色地该干嘛干嘛,店里气氛就又热闹起来。性子好手艺好赶人有方,大家都说福来客栈老板有这么好的小二真是福气。

 

但这样的日子过多了,也未免有些无趣,小二收拾完明天的食材叼着根草躺在屋顶上看月亮。月色轻柔地洒在地上,像是蒙了一层薄纱,身旁老榕树的叶子偶尔伴着清风拂过发出沙沙的声响,小二就被困意裹挟着迷迷瞪瞪的时候,听到了树枝清脆折断的声响。

 

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自己又不会武功,少惹点事比较好。但是,万一是个贼呢……摸了店里东西可不好,这么一想,小二又把眼睛眯开一条缝,冷眼瞅着从树上掉下去的人。

 

一身黑衣,倒是挺像样的黑衣打扮,可是,一声声地压低声音哎呦哎哟甩手踮脚跳来跳去的样子,要真是刺客,这身手也捞不着饭钱吧……小二在心里默默吐槽,接着就出了声,“谁?来这里做什么?”

那人猛一抬头,显然是没料到屋顶上还有人,愣了好几秒,憋红了脸,喊了声对不起转身就跑,跟兔子似的。

小二看着绝尘而去的身影,叹了口气,“跑什么呀。”

不知道自己是在遗憾什么。

评论(5)
热度(1)

© 白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