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太太打call专用,是个废人,请随意取关

【狗茨】吉屋出租(20,完结章)

完结撒花~~太棒了

赤渊:

逗比,现代AU。


完结啦!!!!!!!!!!!!!!!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!


这个会出本的,封面是全世界最不嫌弃我写乱七八糟冷cp的卡老师


新文明天开!爱大家!!!!!!!! 


===================


<吉屋出租>


CP狗茨


BY赤渊






*


 


“对不起。”他说。


“我知道现在来和你说这些有点晚,但我真的……”


大天狗站在原地不动,只是看着他,他的金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教学楼门口已经没人了,下课的学生早已经为了午饭走得干干净净,只有他们俩站在那里。茨木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很快,一下一下,像是要跃出来。


“我一开始是骗了你,因为房子闹鬼嘛,邻居都用奇怪的眼神看我,为了不让你发现,只好说自己喜欢男人。”


茨木抓了抓脑袋。


“后来你对我也很真诚,什么都告诉我,我也不好意思再说我是骗你的,想着能瞒多久就瞒多久,就一直……瞒到了被你发现。”


“这完全是我的责任。后来……后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你突然说了你喜欢我,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喜欢男人,你才喜欢我的,所以就更不敢说出事实了。但慢慢的我也觉得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好,因为你很好,你对我也很好,你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人,而我……唉。”


茨木叹了一口气。


他不敢看大天狗的眼睛,也不知道对方脸上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。他会接受自己的道歉吗?他不知道,但他现在没有退路,他也没给自己准备退路,他只能说下去。


“我知道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,你会走掉再正常不过了,我骗了你,骗你房子没闹鬼,骗你我喜欢男人,但我……但我有一件事情没有骗你。”


“我喜欢你的,和你在一起很开心。”他说。


他不敢抬头,眼睛死死盯着地面。


“现在说这些可能有点晚。”茨木的心已经在嗓子口,他抬起脑袋:


“说对不起有点晚,说喜欢也有点晚,但你能搬回来吗?我不会再骗你了,鬼屋不闹鬼,我喜欢你也是真的,我很能干,我会烧饭做菜洗碗,扫地拖地擦桌子,你睡不着我陪你看电视,你画画我给你当模特,我还可以水电房租全免,我马上实习转正,也不用收租金了……”


大天狗看着他,他一直没有动,但他一直看着他。那双蓝灰色眼睛看他的样子总是一样的,他一动不动地听着,手指握着文件夹。


“我会养你的。”茨木抓了抓脑袋,他看着大天狗的眼睛,轻声说:


“可以吗?”


 


大天狗朝他走过来,茨木没有动,看着他往自己这边走。


阳光下他们俩的影子越来越近,茨木数着自己的心跳和大天狗的步子,他们好像是一样的,一下,一步,一下,一步。


大天狗随手把文件夹往旁边的地上一扔,在地上发出啪啦一声响,茨木下意识地往地上看了一眼,大天狗与他就一步了,他凑近他的脸,他们鼻尖相距咫尺。


“再说一遍。”大天狗眯着眼睛说。


“我会养你的。”他看着他的眼睛。


“上面一句。”


“我不会骗你了。”


“再上面一句。”


他看着他,大天狗的眼睛很漂亮,看见,就让人舍不得挪开了。茨木感慨自己已经于不知何时沉醉于这样一双眼睛,就像沉醉某个人的存在,某个人的指尖,某个人的温柔。


“我喜欢你。”他说。


大天狗笑了,他伸手拥抱了他,他的下巴扣着茨木的肩膀,尖尖的,很疼,但很温暖。


“知道了。”他带着笑意,随即用力咬了一口茨木的耳尖:

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
 


*


 


“谢谢你们。”瘦小的女孩依旧穿着带兜帽的衣服,恭恭敬敬地朝他们鞠了个躬。


与上次不一样的是,这次她的身边多了一个女孩,她身边的女孩穿着长裙,眉眼温柔,她揉着自己的手指,也跟着道谢。


“……你就是?”茨木愣了好久。


“这就是我的朋友,住在六楼,她叫樱花。”兜帽女孩替她介绍,“我叫桃花。”


“你好。”名叫樱花的女孩很是羞涩,话不是很多。


“哦哦。”茨木表示了然,“你愿意出来了啊?”


之前的闹鬼好像是一场梦一样,一下子就结束了。自从跟踪狂被抓进去以后,桃花第一时间告诉了樱花,并且把她拖出来去看心理医生,两个礼拜以后她们俩一起来五楼敲门,开门的是满手颜料的大天狗。


“嗯,暂时好多了。”桃花说。


“你不要替她回答,让她自己说。”大天狗刚刚洗完手,从洗手间出来,坐到沙发上。


“我现在觉得,我不能那么胆小,总让亲人与朋友为我担心。”樱花低着头,慢慢说,“我应该自己站出来面对一切的。”


“那个人会不会被放出来啊?”茨木忍不住插嘴,“我听说跟踪狂关不了太久的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樱花抬头,“我不会再消极躲避了,桃花和其他朋友都会帮我,我已经知道了跟踪狂的情况,他再来的话,我明白怎么做了。”


“那你晚上还哭吗?”茨木突然想起这个,笑着拿过一个苹果递给她。


樱花带着笑意摇头。


“其实我们这次来,也是为了和你们告别啦。”桃花插嘴。


“告别?”大天狗说。


“嗯,樱花决定搬去到我那里住,两个人也有照应,也能防止跟踪狂,这个房子她就不住了,当然也不会有人哭了。”桃花轻快地说,“这整件事情都得谢谢你们,要不是你们上次抓住了那个人,我们现在还被蒙在鼓里,樱花也不会有勇气出来的。”


“不要谢我。”茨木赶紧摆手,指了指大天狗,“都是他的功劳。”


大天狗从他手里拿过苹果。


“谢谢你们。”桃花再次道谢,“太感谢啦。”


 


桃花走后,茨木坐在沙发上。他的手基本没什么问题了,但细致活还不太方便,大天狗坐在他身边给他削苹果,常年握画笔的手白皙修长,长长的苹果皮像解开的线球一般连成一条,慢慢掉进垃圾桶。


苹果削得好看,茨木看得有点呆。


大天狗削完,把苹果送到他嘴边。


“太麻烦你了。”茨木另一只没受伤的手接过。


大天狗往他腿上一趟,随手从沙发边拿起遥控器看电视。


茨木去大学的隔天,大天狗就搬回来了,可怜的荒川同学一边把刚运走的箱子往回拖,一边骂大天狗事儿多,茨木在边上跟好心的同学连连道歉。荒川说手机打不通也就算了,东西也叫我搬,茨木诧异地问你也打不通?我以为他只躲着我。荒川说谁都打不通啊,来无影去无踪的,他手机坏了。


你手机坏了?茨木问大天狗。


嗯。大天狗言简意赅。


原来你不是躲着我啊。


茨木不知为何松了口气。


那天出医院,太生气,摔坏了。大天狗说得像是只是摔了个小石子。心情不好,就没去修。


对不起……茨木立刻意识到还是自己的问题。


我以为你不会找我的。大天狗说。


我以为你只是为了租房而迁就我,你是老好人,就迁就到和我在一起,没有我,就会租给别人。他补充。


所以就搬走了?


嗯。


为什么不亲自来搬啊……和我说声再见也好啊。


大天狗沉默良久。


我怕我看见你,我就不想走了。


他说。


 


所幸结局是好的,很多误会也都解释清楚。茨木花了一点时间让大天狗相信自己是真的喜欢他,而不是为了租房而将就。


我怎么是这样的人呢!他说。


我不喜欢我挚友!不对!也不是不喜欢!但不是那种喜欢!


我只喜欢你!他每晚一呐喊。


大天狗接受了茨木的坦白,接受了茨木的保证,接受了茨木主动的亲吻,接受了茨木抱着枕头说要不我陪你睡?


合租变成了同居,演变地毫无阻碍。楼下的奶奶晒被子的时候看见了下去拿牛奶的大天狗,上上下下把人打量了一番,之后满脸都写着惊讶:


“你都住那么久了啊?你是最长的一个租客了。”


“我不是租客。”大天狗拿出铁皮箱里的玻璃牛奶瓶。


“啊?”老奶奶没听懂。


“我是房东男朋友。”他留下一句,潇洒地拿着奶瓶去五楼了。


 


“户型优秀,私属领地,个性化设计高档时尚住宅,邻里亲近,和谐温馨,交通便利,设施齐全;紧邻中央商务区,坐拥城市繁华,独享阳台豪景,演绎浪漫风情。现寻一合租室友共享美好人生,联系电话XXXX-XXXX。”


大天狗认真朗读了当初茨木发布的广告。


“这……”茨木尴尬地要命。


“交通便利?”大天狗问。


“走1200米……有,有地铁站……”


“紧邻中央商务区?”


“小……小区门口有个银行。”


“阳台的豪景?”


“额……楼下烧烤摊挺好看的!”


“别打我!”茨木抱头躲进沙发,“是青行灯教唆我这么写的!”


大天狗笑着把他从沙发缝里挖出来。


“那,你一开始就知道是虚假广告,你为什么还住啊?”茨木眨巴着眼睛。


大天狗想了想:“换个问题。”


“呃,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?”茨木沉思良久,终于问出了困扰他很久的最大疑问。


大天狗依旧答不出来,他看了看茨木的金色眼睛,他们正在阳台的飘窗上对视,窗外是春季的鸟鸣,老小区高大的梧桐枝叶伸展,延出一片的翠绿,下午的阳光很亮,划过窗台,所有的灿烂仿佛都汇聚在了茨木的金色眼睛里。


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茨木的?他想,但他想不出答案,茨木还在等他回答,最后的最后大天狗知道了,但他没有说,他只是凑过身子,把答案变成一个轻柔的吻。


什么时候喜欢上茨木的?


大概是……


与这样一双眼睛对视的第一秒吧。


 






—《吉屋出租》全文完—



评论
热度(2320)

© 白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