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太太打call专用,是个废人,请随意取关

【佐鸣】过敏 03

* 阴阳师佐助×式神鸣人 

* ooc,ooc,ooc!!!

* 本来想写小甜饼的,但是越写越长了哭哭......若有bug请见谅,评论或者私信给我都好,谢谢支持❤

传送门请走: 01 02

>>>>>>>>>>>

鸣人不知道佐助出去干了什么,只是回来时那一脸严肃让他也不敢再嬉笑着说什么不要紧了。

佐助在庭中捏了几个纸人帮他搬东西,家中的式神听到这边声音也好奇地从屋内探出头来,还有几个直接跑了出来嚷嚷着要帮忙。一时间院内也是热热闹闹,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慢慢撒下来,让人觉得这春日融融中短暂的忙碌也分外喜人。

鸣人趴在敞开推拉门的长廊上,漫无目的地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佐助今天回来之后就换回了在家穿的和服,深蓝色的,看久了又有些像墨绿色,像是自己来此之前住过的远山那样苍翠。偶尔会皱起眉头,在别的式神低首尊称他大人的时候,微微点头回应,手中纸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……

“喂,又盯着你家佐助大人看出神了?”青行灯调笑着打了鸣人一个爆栗,这厮才慌忙爬起来,超级大声地反驳,“你瞎说什么呢!谁!谁会天天盯着那个家伙啦!你、你这个人、不要这样乱说话啊!”

“嘁,这满院子谁不知道你啊,”青行灯摸着自己耳边坠下的发带,“劝你声音小点哦,你这嗓子喊得全世界都知道了。喏,”下巴一扬,“你看,他看过来了。”

这下鸣人脸涨得更红了,像是熟透的番茄,“所以说!你好好地说这干嘛!我们是朋友!不要瞎说啦!”

“咦?这不是好心帮你一把吗?朋友吗?那可真是有趣。不知道你那位朋友怎么想,反正我可不会在睡着的时候叫我朋友的名……”“闭嘴啦你!”鸣人佯装凶狠地一把捂住她的嘴,现在他连脖子都有些泛红了,“别胡说!话说你这个家伙居然偷听的吧哟!不害臊吗!作为大妖怪的尊严呢!”

“哎没有啦,那天大家一起野营的时候不是一起睡的么,现在害什么羞。我问你,这满院子的式神都是你朋友吧,在你心中和那位大人地位等同吗?”

“那怎么能一样!这可是佐助呀!”毫不犹豫的回答。

从感应到召唤阵出现在佐助面前的那一刻起,他就知道这个去处自己是欢喜的,并肩战斗时那种无声的默契和羁绊怎么能和其他人等同呢。

“……到底有什么不同,你这小子还是自己好好想想吧,不好好珍惜的话,可别自己以后后悔。”青行灯说完便转身离去。

鸣人愣在了那里。

许久之后,才嘟囔着,“可是到底有什么不同呢。”

>>>>>>

“大人,这是京内皇族寄来的请帖,想请您闲时一同踏青赏花。”信使恭敬地将书信呈上。

“不去了,最近有事。”佐助抬眼淡淡看了过去,笔又在砚台中蘸了蘸,凝神在整理的资料上做着标记。

今天耳边异常清净,鸣人那家伙还在屋内睡着么,这都下午几点了。

一想起这个,佐助又是一阵没来由的烦躁,早上去见了鼬也没能想出解决方法,那个人慢悠悠地吃着甜点,告诉自己肯定不是过敏,他腹部的印痕是一种古老封印,可能是被封印的灵体躁动不堪才导致灵力紊乱出现这种情况。

结果到现在还是原因不明。

也罢,最近事情也不少,既然鸣人不是过敏,与鹿丸他们一起去游历的事情也就不用延期了,也不算误了这大好春光。

正是,万物生长的好时节啊,远远地传来一声鹰啼。

TBC

>>>>>>>>>


(づ ̄ 3 ̄)づ

评论(2)
热度(42)

© 白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