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太太打call专用,是个废人,请随意取关

【佐鸣】过敏 04

* 阴阳师佐助×式神鸣人 

* ooc,ooc,ooc!!!

传送门请走: 01 02 03

 

无边无际的森林在眼前延展开来。

没有一丝阳光的气息,像是被浓密的树叶挡住了一样。

不,不是树叶的缘故,这里的树虽高,却光秃秃的,不带生机,只有若隐若无的雾气萦绕在深色的树干之间。

太安静了,安静到让人脊背发凉,毫无疑问,这很不正常。

没有鸟鸣,没有风声,这让目力所及的地方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,吞噬着靠近它的声音和生命。不过现在,出现了树叶被踩踏的声音。

那是经年累月积下的的树叶了,厚厚的,毯子一样地覆在地表上。嘎吱,嘎吱,这样有节奏的声音透露出来者的不慌不忙,似乎毫不紧张在这样令人毛骨悚然的暗林中前行。

佐助往前走着,偶尔奇形怪状的枝杈会刮住他的狩衣,但他毫不理会,只是继续向前走着。意识仿佛被抽空,他不知道自己为何来到这里,不清楚接下来会出现什么,甚至完全不想去思考这些有的没的。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,既然想要往前走,走就是了,管他是什么森林,宇智波从来不惧怕未知的危险。

前方隐约出现了一个背影,雾气朦胧间,佐助还是辨认出了那一头金发。

“鸣人!”

然而寂静的森林却依然沉默,没有人回应他,只有嘎吱的声音还在继续。

听不见吗,这下好了。突然失声的认知让佐助有些气恼,索性提起衣服下摆追了上去。

“鸣人,你站住!”

跑了没几步,却发现身边的树木发生了变化。原本干枯的枝干重新焕发了生机一般,以惊人的速度开始抽枝散叶,扭曲着那身老皮张牙舞爪地向自己靠近。等到回过头来看着前路的时候,却被藤条绊倒,原本厚重的枯叶不见了,只留下一个漆黑不见底的沼泽,像是有千斤万斤的东西坠着一般吸着人向下沉去,佐助努力望向鸣人的方向,那一头金发却还在不紧不慢地走着,对于身后发生的事情毫无察觉。

“鸣人——”该死的,这什么鬼地方!丝毫发不出一点声音的佐助现在有些绝望了,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熟悉的声音越来越远,与此同时,身后的树干也终于追了上来,一圈一圈地缠上来,结结实实地把人勒的喘不上气,自越挣扎却捆得越紧,陷得也越深……

“呼——”

佐助猛地睁开眼,却发现身体还是僵硬不能动。

看着眼前熟悉的衣柜,熟悉的符纸,熟悉的书籍,熟悉的布置,他才慢慢意识到那只是一场梦。自己并没有身处幽深的森林或者是被奇怪的树精缠住,没有失声,鸣人也没有离开。出了梦境,只有自己的心跳快得吓人,像是要跳出胸腔一样,在寂静的深夜清晰可闻。

佐助慢慢坐起身,对了,鸣人!转头便发现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自己被窝滚了过来,整个脑袋都团在自己胸前,四肢缠的紧紧地,还嘟囔着些什么。

还好……只是梦,只是梦而已。悬着的心老老实实地掉回去了。

落了一身的汗,佐助才恢复清明,将八爪鱼一般缠着自己的鸣人从身上解下去。坐在床边,看着睡得正香的某人。

良久,叹了一口气。

虽说是梦,可在看着鸣人毫无留恋离去的背影时,自己确实是惊慌的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有了这样的执念?

唯独这个人,不想失去,也不能失去。

 

>>>>>>>>>

鸣人感觉这几日佐助有些不对劲。

平日里他与其他式神相处的时候总是化作少年形态,明朗的惹人喜爱,其他人也不会介意他喜欢扑人的这个习惯,像姑获鸟这样喜欢小孩子的,还有蝴蝶精这类性情温和的式神,见到他也总会笑面相迎,问问近况,捏捏他圆嘟嘟的脸,揉揉他乱糟糟的头发,就连茨木酒吞这样看起来有些凶狠的大妖怪,鸣人热情地向他们打招呼时,也是罕见地点点头,一派和谐景象。

但佐助不知道为什么,黑着一张脸把他叫去说了一通,什么修行了那么久的妖怪要懂得与人交往的分寸,不要老让人摸来摸去之类的……都什么跟什么啊!笨蛋佐助!大家喜欢我不是很好嘛!佐助就是想的太多才会朋友少!应该多跟我学学才对!

尽管如此,鸣人最后还是听了佐助的话化作了成人形态跟大家相处。毕竟化形这种事情并不会耗费太多灵力,变大变小都比较随性,鸣人只是搞不懂,佐助为什么会纠结在这种小事上。

成人形态对于鸣人而言也没什么太大区别,就是个子高了点,声音粗了点,鸣人的笑容还是那么灿烂,他的朋友们还是喜欢和他一起勾肩搭背,说笑打闹。真要说变化的,可能是那些女性式神了。这种外表的直接变化让她们不得不以新的目光看待他,一下子涌现出不少小姑娘,以仰视的,爱慕的目光打量着这个金发男子。

在适当的时间从他面前经过,不小心摔倒;给大家做好点心,见到他时不经意地询问“鸣人君喜欢什么口味的呢?下次我可以做给你尝”;修行的时候提前站好位子,然后远远地打招呼“鸣人君——这里这里”……

 

“……”鹿丸看着身边沉默不语的佐助,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他其实和佐助并没有熟到可以无话不说的地步,只是现在这种气氛,就像是在生闷气,连牙和他的狗都察觉到了这奇怪的低气压,跑到一旁玩自己的去了,实在是古怪。

鹿丸看着佐助不动声色地倒茶,眼睛不动声色地看向那些休息时玩闹的式神,再不动声色地将目光锁定在某个人上……好吧好吧总要有人先开这个口,你们这一个个的都跑了,麻烦事还是要我来干。

“我说,佐助啊……”

刚开口就被一旁的卡卡西笑眯眯地凑过来打断:

“佐助啊,我看鸣人这个孩子挺好的,跟我家式神也玩儿得来,要不让他跟着我呆两天吧?”

佐助挑了挑眉,抬眼看向卡卡西。

“哦?是么。”

TBC


(づ ̄ 3 ̄)づ

评论(13)
热度(62)
  1. 莉莉娜尤尔白楠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白楠 | Powered by LOFTER